90后的NBA记忆有哪些?

记得清楚的,我第一场看的NBA比赛,是火箭的。这是一个并不特别的开端,那是零四零五年的样子,具体哪一年我说不上来。当时我躺在我的钢丝床上,我爸躺在另一张床上。那时候还是十七八寸的小彩电,NBA唯一的转播渠道只有央视的体育频道。

记不太清楚是谁的解说,可能是于嘉和张卫平,或是徐济成,也可能是别人,这是太久之前的事情了。

我爸问我你看得懂吗?我已经忘了我是怎么回答的了,毕竟那是个我看《皇家赌场》中的亲吻画面还要胆战心惊深怕父母上楼的年纪,如果我看不懂,其实也很正常。

然后,记忆就好像断片了,作为一个小学生,特别是生活还不那么自由的小学生,NBA同我的关系始终是若即若离的。或许在整个小学时期,我都没有太狂热地迷恋过NBA的比赛,很有缘的是,在06年热火和小牛打总决赛的时候,恰好我因走读所以每天中午回家吃饭,开饭的时候就是总决赛下半场的开端。

我记得我会软磨硬泡,直到我妈发火,才一步一回头不舍地离开电视去上学。说得矫情一些,我算是见证了06年总决赛腮帮的伟大表演的人,甚至可能是其中年龄最小的一撮。

成为热火的球迷,或者说是腮帮的球迷,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那时候妙脆角有一个NBA系列的产品,每一包妙脆角里面都有一张球员的属性卡。但是一包妙脆角并不便宜,对于一天只有一块钱零用的我而言,很多时候我会从多方面的途径收集这些卡片。

比如我的很多朋友就是在我的怂恿下,才在乐事和妙脆角之间选择了妙脆角......

那时候我有一个小本子,五毛钱一本的那种练习本,这上面记录了每一个我在比赛中看到的球员的名字以及是我所知道的关于他的一切。诸如中锋,控球后卫,绰号大鲨鱼之类。同时,我会将我所收集到的妙脆角的球星卡贴到本子上去,基里连科就是其中一个。

我记得我给他下面标注了“AK47”,虽然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AK47究竟是什么。现在回想到这一个小细节,我还挺想知道当时的我关注到基里连科,究竟和当时的火箭有没有关系。毕竟那段记忆实在有些模糊,我才小学,不能像现在这样,用富有逻辑的思维去解读NBA。我甚至记不清楚,我小学时候爵士是否是火箭的苦主。

这一切有定论,都依靠现在的我从各种百科各种新闻上去回顾那段时光。

印象中,也应该是有的,因为奥库,布泽尔,德隆·威廉姆斯和基里连科。小学时候,我能说出四五个以上球员的球队,除了火箭,热火,湖人之外,恐怕就只有爵士了。

小学时候能看的比赛不多,绝大部分都是火箭的,当然,湖人的也不少。那时候,身边打球的人可能比看球的人更多。不像现在,大部分球迷都只看不打。

我很小的时候就接触篮球,因为个头矮,年龄又小,所以很多时候比赛都轮不到我,我只能在场边看或是自己一个人投着玩。

我说过我是腮帮的粉丝,是因为见证了他的第一个冠军,这种心理很平常,大部分人,都喜欢强者。所以大概是四五年级的时候吧,有一个初中篮球队的老铁问我你喜欢谁的时候,我说我喜欢韦德。他说闪电侠啊,你倒也挺像的,速度挺快的,不过还要努力啊。现在我回想这句话,不禁莞尔。我记得他还说过,其实CBA那帮人也不见得有多厉害,要是我再高个十几二十公分,我也能打CBA。

我不知道如果他再高个十几二十公分能不能打CBA,我只知道我已经好几年没有他的消息了,他的身高停留在一七三四的样子,他的篮球梦生涯,可能停留在了高中联赛。那时候打球很随意,穿着拖鞋就能上场,他磨坏的拖鞋是最多的。有一次,他好像打坏了一双拖鞋,赤着脚跑回家,穿了一双他奶奶的鞋子回来。

踩着裹脚老太婆的鞋子,他所向披靡。

又有好几次,他干脆光脚上阵。他的很多同龄朋友喜欢揶揄他,毕竟他的绰号是傻字开头的。听他一个朋友说,他在初中除了打架就是打球,每天中午嚼几个面包,在球场上跟牛一般死命地干。

现在我偶尔回家,踏上那片已然废弃了的篮球场,看到上面斑驳粗糙的表面的时候,总是会想象光脚踩上去并疯狂摩擦...是什么样的感觉。

那时候,我的同龄人中,有三四个经常是一起打球的。其中水平和我相当,球龄也和我相当的,是个结实的黑胖子。他的绰号,是大鲨鱼。韦德和奥尼尔合作了四五年,我和他的友谊倒更长,从小学两三年级开始,一直到高中去了不同的学校,音讯渐少。然后他走上社会,我进入大学,一年都见不着一次面。

如果从我看第一场NBA比赛到现在,那可真是有些厉害了,一个大三的人,说起来都有十年有余的看球经历了。但是我知道,自己在高中之前,其实都算不得一个真正的球迷。

我是篮球爱好者,甚至是信徒,小学我业余时间中有五成以上贡献给了篮球,初中可能更多,到了高中才稍稍少一些。而看球的时间在其中占到的比重,很少很少,我承认那时候我更爱打球,而不是看球。

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和几个老铁经常是在奥尼尔家或是加索尔家看球的(加索尔是我其中一个朋友的外号),有时候看比赛看到并不那么精彩的阶段的时候,我会说还TM不如看跳水,我性启蒙的时间或许是早了些,那些跳水比赛中妹子白花花的大腿早早地就对我产生了隐秘的诱惑力。

电话点歌台里面,刘亦菲的《心悸》那段舞蹈可能是我迄今重复次数最多的视频......

后来初中了,住校了,手机是少数有钱孩子的奢侈品,对于我而言,日常根本没有了解世界的途径。我的舍友有一部手机,和我关系还不错,所以每天都会借我用上一阵。

每次,我都以“美女”为关键字在百度里搜索,和他两个人,在熄灯后的寝室里心血澎湃。看完美女之后,我会在腾讯一个叫3G什么的网站上浏览一些NBA的新闻,现在大概早没了,毕竟3G都是过去式了。所以坦白讲,我虽然是腮帮的粉丝,但我和腮帮的关系,一直不怎么亲密。我相信如果我能精准地去计算那时候我看过的热火的比赛,我相信整个初中时期,都不会超过十场。

火箭的比赛,或是湖人的比赛,应该更多一些。在我所剩无几的记忆中,都是一些片段式的扯淡:

科比又伤了好像,科比今年打得很累啊,姚明伤了,麦迪伤了。火箭进季后赛了,湖人进季后赛了,拜纳姆还挺厉害的,加索尔强吗。霍华德身板真厚实啊,小皇帝真厉害。

等等。

对了,那个赤脚打球的哥们,他的第一个QQ号是我帮他申请的。我说你取个昵称,他问我什么叫昵称。我说就是网名,他说哦,然后用一指神功,在黑网吧的键盘上敲下了“魔兽霍华德”五个字。

热火的三巨头,是在我初中时候组成的。那时候我挺不开心的,很多人说我是詹黑,我知道我不是。我到目前为止,谈得上很喜欢的球员,只有韦德。喜欢的呢,也只有哈登,大白边以及是书豪而已。至于极度讨厌哪个球员?比永博是一个,可能也是仅有的一个。

这小子在韦德留在热火最后的那个赛季,冲我腮帮摇了摇手指。

前几天在韦德吧看到一个录像,是回顾韦德和猛龙季后赛第二轮的短片,高清镜头慢放,我看到了很多在比赛中难以看到的瞬间。其中之一,就是比永博在帽掉韦德一个上篮之后的摇手指,那一刻我忍不住喷了句,什么几把玩意儿。

所以我根本谈不上会去黑哪个球员,我一向游离于大部分的NBA论坛之外,不逛虎扑,每天除了看点比赛和新闻之外,就没了。

但我确实是不喜欢詹姆斯的,哪怕是动辄说詹韦夫妻,我也不买账。哪怕韦德和詹姆斯的关系很好,我同样不买账。我记得的,是韦德说过他对很少的人说“我爱你”,其中一个是哈队。韦德说真正称得上他兄弟的人不多,哈队是其中之一。

反正他都没提詹姆斯,就是如此。

说起来,我真正能称得上是韦德的粉丝,应当是从高中开始。高中时候,因为手机,也因为社交媒体的发展,我对于韦德的关注是很高的。我相信每个人都是如此,看NBA终归是需要有点寄托的。热火和韦德,就是我的寄托,那个时候,我关注韦德的每一条新闻,看每一场热火比赛的文字直播,每礼拜回家,都会在一些录像网站上找韦德的各种比赛看。

不过那时候,是韦德的星光慢慢开始暗淡起来的时候,此刻回顾,我明白,那就是已然开始下坡了的韦德。

动辄轮休,动辄旧伤复发,每次看到韦德休赛的新闻,我心情就会不太好。当然,我是很开心热火三巨头拿了两次总冠军的,只是有些遗憾,因为客观原因,那两次总决赛我都错过了。

不过我最开心的时候,还是在电脑上看06年总决赛录像的时候。那时候的NBA记忆,除了热火,还有罗斯的复出以及是复出后的低迷,还有考辛斯的成长,还有威少和杜兰特。但终归,都是模模糊糊的,我这人大概记性是不太好的,很多NBA记忆在我脑中两三年,可能就忘了大半了。

我甚至记不清楚林书豪掀起林疯狂的时候我究竟是高几,只能靠着资料推算。关于林疯狂,也是我看球经历中不能忽略的一个片段,是我遗憾错过了的一个片段。

林疯狂的那七场比赛,我在高三那年的暑假,重复看了好几遍。说真的,看NBA看哭,因为一个男人,那是第二次。书豪一战成名,后来的发展也不错,只是近几年来倒霉了一些,伤病不断。

因为林书豪的缘故,我重新开始关注起了火箭队。也是在那个时候,有些喜欢上了哈登。说来,火箭是一个很神奇的球队,至少对于中国球迷而言,它确实无比独特。任何一个看NBA的球迷,都避不开火箭队。毕竟那个让全中国人最骄傲的人曾在这支队伍走过了他在NBA的整个生涯。

哈登的三少时期,坦白讲我是错过的,三少时期,我可能还在上小学。大胡子在航天城的境遇一直不错,再后来又来了魔兽,因为鲨鱼的缘故,我很喜欢魔兽。

我记得有一年,记不得是高二还是高三,我在电脑课上看火箭和开拓者比赛的第一轮。第五场还是第六场,记不得了。我只记得,帕森斯在篮下完成了一个伟大的命中,然后,我挥起拳头,转过身和我同学说,稳了。

之后的剧情,可能很多球迷朋友都知道,利拉德那惊天的绝杀。那一刻,我讨厌死这哥们了,当绝杀完后裁判表示刚才表有问题的时候我以为事情又有转机了。

然而事与愿违。

你喜欢一个球队,就会喜欢那个球队的一切。那时候,我欣赏贝弗利,欣赏帕森斯,当然,更欣赏林书豪。

那一年,好像就是三巨头解体的那一年,当听到詹姆斯离开热火去骑士的时候,别人说我是詹黑我不否认了。

当然,也就是表面上不否认而已,心里头,我甚至有点开心。终于,这个球队又属于韦德一个人了。时间轴很混乱,我记不得很多事情发生的顺序,我只记得很清楚,詹姆斯宣布离开热火的时候,我同我认识的每一个球迷说:

你看,什么兄弟篮球,詹姆斯就是为冠军,哪来什么兄弟。也幸好,韦德真正的兄弟就是哈队,别的人,谁都不是。

我不厌其烦地将这些话同所有我的球迷朋友说,其中一些詹蜜恨不得打我。

上大学以来,看球的时间多了不少,在大一时期我几乎每天都有直播可看,无插件直播网,JRS直播,任何非腾讯的观看渠道都被我试了个遍。那一段时期,或许我没有落下过热火任何一场比赛。

大一,热火季后赛对阵黄蜂,那一年的热火,让我看得很开心。久违地,我发现自己离这个球队,那么近。我关注每一个热火的球员,所有非热蜜不会关注的人,我都关注。我是看着温斯洛和理查德森成长的,那时候我觉得热火很有未来,我甚至和舍友说,理查德森说不定能扛起未来热火的大旗,这小子三分很厉害啊。我也很喜欢温斯洛,我说这小子真硬,这身板够厚实。

当然,我最喜欢的,是那个渐渐朝着小乔丹方向发展的大白边。我说这小子未来的成就绝对比小乔丹更高。你看他,他罚球比小乔丹柔和多了。

爱屋及乌吧,不过也是误打误撞,白边确实展现出了更好的潜力,我记得有一场比赛,竟然频繁上演中投的好戏。

我对那时候的热火充满了希望,罗尔邓投得多准,白边篮板牛逼,温斯洛防得真好,会不会拿总冠军啊,我天真地想......

当季后赛热火对上黄蜂的时候,我心头一阵无奈,黄蜂,书豪当时在那里。书豪,我可也是很喜欢的。

那一个系列赛,我说对我而言,最好的结果就是热火赢,但是得打满七场。

至少,让书豪打得有希望,有冲劲一些不是。

结果,还真如我所期待的,甚至是超过了我的期待,出人意料的精彩。记不得是第六场还是第七场,场边一个黄蜂球迷,穿着绿色衣服吧,不住地在一旁冲韦德大吼大叫。

然后,韦德接连命中两个关键三分,转过身,同绿衣男子面对面,霸气十足。那两个三分之后,人们开始说,韦德的三分是不准,除了关键时刻。淘汰了黄蜂,我看到了东决的希望,因为在我眼中,那一年的猛龙根本不强。要是有波什,我一点都不担心进不了东决。我甚至在心中YY起了詹韦东决会面,波什复出,然后韦德踩着詹姆斯的那啥,走进总决赛。

想想都爽,我承认那时候我无比希望韦德能在东决战胜詹姆斯。这个从新秀赛季就被詹姆斯的风头压过,到三巨头又让出球权的男人,我多希望他能和詹姆斯,在生涯走到中程的时候,来一次硬碰硬。

然而,我们都知道,热火没能进入东决。那一个系列赛,数次让我看到了希望,但又屡屡让我绝望。在热火被淘汰之后,我心情不好了很长时间。猛龙和骑士的东决,我根本没看,当很多球迷说什么让詹姆斯替韦德报仇的时候,我恨得牙痒痒,报个鸡脖报,什么几把玩意儿。

之后,休赛期的时候,当交易期间传言韦德可能离开的时候,我心想。这怎么可能,队魂,哪个球队会让队魂离开,而且热火能招来谁?当听闻莱利想让韦德降薪的时候,我自我安慰到,这没办法,不是吗,这就是商场。

去年不就如此吗,说不定韦德又会只签一年,虽然这么看热火的高层太不厚道了一点,但终归会继续签约下去的。腮帮从来没拿过热火队内的第一高薪,我也很不爽,我在小学时候就被告知什么热火的更衣室是整个NBA最豪华的更衣室之一,既然这么有钱,你们给腮帮多一点钱怎么了,又不是联盟不让你给。

但是韦德真的会离开吗?我是不相信的。

然而,韦德还真就离开了,去了芝加哥。

我看过韦德的纪录片,所以慢慢地,我也理解。如果你曾在一个城市漂泊过,你就会明白一种独特的故乡情结,你也会理解。就像我,我想象如果有一天我成了一个企业家,或许我会很希望能为自己的家乡做点什么。

就是这种感觉吧,所以当韦德去芝加哥的时候,我表示理解。特别是在公牛又签约下隆多的时候,当新闻用三巨头来形容韦德隆多巴特勒的时候,我自信心又膨胀了。

三巨头欸,虽然我知道那时候的隆多哪还算得上巨头。我发现隆多每次到一个新球队,总会有出人意料的三分命中率,去小牛如此,在公牛的第一场比赛,也是如此。我喜欢隆多,也喜欢巴特勒,这个谦逊低调还有点小帅的男人,所以当他们和韦德在一起,同时又有个让我觉得是整个联盟人品最好的洛佩兹的时候,我甚至觉得如果韦德在公牛终老,也不是不能接受。

虽然我明白,所谓的三巨头,对于公牛只是一个过渡,而公牛,终归也只是韦德生涯的一种经过而已。我心头总是会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用这种幻想来填满因为韦德坎坷境遇而产生的落寞。

公牛和绿军的季后赛打响之前,我同舍友说,绿军的实力没到东部第一的程度。而公牛,遇强则强,你看着,说不定黑八。我发现我的这些扯淡有时候挺灵验的,当隆多将小托马斯限制得滴水不漏,当公牛连下两城甚至过程都有些轻松的时候。我彻底乐了,比赛带到了芝加哥,然后二比零领先,我哪能不乐。

那时候全世界都在吹隆多,但我发现,吹隆多吹得最盛的时候,竟然在后面。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其实在隆多宣告受伤不再出战,我都觉得黑八很稳。然后呢,绿军连下四城,我难以相信这就发生了,我总以为公牛没了隆多好歹能在主场赢下一场吧。

那时候,吹隆多确实吹得很盛,因为隆多一没,公牛就输啊。我有多不甘心,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要知道我可又开始幻想腮帮和詹姆斯会师东决了,然后,天真的幻想又碎了。

其实在公牛挣扎在淘汰边缘的时候,我还幻想着韦德会上演奇迹呢。毕竟这个男人说过,他不会再在季后赛的第一轮被淘汰出局了。

但是,当真的被淘汰了的时候,我又安慰自己,我说,韦德那句话,是指带着热火的时候。现在在公牛,不可同日而语。

之后的故事,离现在还不久,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韦德去了骑士,我没有不开心,我真的没有不开心。我和舍友说,韦德这个决定是对的,在骑士,韦德的职业寿命会更长。而且,必然能打东决,在季后赛的舞台上,年龄都不是事。

你就等着韦德在季后赛上演你大爷还是你大爷吧。

我真的没有不开心,韦德已经离开总决赛舞台太久了,我很希望能看到他站在奥布莱恩奖杯旁再战斗一次。所以当韦德宣布老将底薪加盟的时候,我也认了,哪怕我很不爽韦德拿的是老将底薪。

老将?没错,但是这老将,比那些新生力量不知要强多少,韦德在队中的作用,比谁弱?JR?还是乐福?然后你给韦德一个老将底薪,我知道骑士奢侈税交了不少了,但我还是很不爽。

不厚道,詹姆斯不厚道,我就这么觉得。拿多少钱,可也事关尊严地位的问题。

故事就说到这里吧,关于NBA记忆,关于韦德。说来现在打球,我发现我和韦德还真有几分相似,我过去从不中投,一直突破,现在,一直中投,很少突破。虽然我没有刻意的模仿过韦德的打法,但是当我说起我还挺喜欢韦德的时候,很多人都说过怪不得你这中投挺准。欧洲步和大抡臂,我也是经常用的。

我们为什么看NBA,可能是因为好看,可能是因为它的英雄主义,也可能是纯粹的消遣或是跟风。但是我想说,对于真正的球迷来说,终归是有一种寄托在里面的。就像我喜欢韦德,喜欢热火,我关心着热火队内的每一个人。哪怕是现在,我偶尔仍会看热火的比赛,看到关于理查德森,关于白边,关于温斯洛的新闻,我仍会点进去。

我把这些远在天边的人和事,当做身边的人和事一样,去了解,去关心,去关注。这过程,喜怒哀乐,样样不缺。有意思,有情感,有期待,最重要的,还是我说过的,有寄托。

(作者为百度派网友 沈骚男 链接https://p.baidu.com/question/e5c76162636438323036615e00/4537282)

  • 发表于 2017-12-15 00:00
  • 阅读 ( 555 )
  • 分类:其他类型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